日本女足的期许:“让足球成为一种文化”

  FIFA2019女子足球世界杯于6月7日在法国开幕。日本女足国家代表“大和抚子”们在2011年世界杯上首次夺得冠军,并在日本国内掀起了空前的女子足球热潮。从那之后过了8年。日本女子足球的情况依然严峻,女子足球联赛的职业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足球热潮作为一种“文化”逐渐扎根。即使不是日本女足国家代表,在各个领域也有为女足默默奉献的人,例如现役选手、行政职员、教练……。以前,为成为日本女足代表选手而展开激烈竞争的“足球女子”们,对能参加世界杯的同龄选手们时有什么样的寄语呢?

  2019年5月19日,女子足球世界杯前的最后一场日本女足联赛结束之后,在全国各地的体育馆举行了为世界杯壮行的庆祝仪式。

  千叶市的福田电子ARENA体育馆里,千叶市原的JEF United女足队队员为将在世界杯出场的INAC神户雌狮队的选手们送上了鲜花,体育馆掌声雷动。29岁的大泷麻未也是献花的女足队员之一。

  “当然我也想着,要是收到花束的人是我就好了。我的目标是成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女足国家队队员。所以现在的心情就是纯粹地希望她们为了日本女子足球而努力。”

  大泷麻未,1989年生。曾于2012年加入法国奥林匹克里昂队,获得欧洲冠军。2015年退役,2017年从FIFA硕士毕业。同年在法国重返赛场。之后,曾加入横滨海鸥女足队,参加日本职业足球乙级联赛,从本赛季为千叶市原队效力,参加日本职业足球甲级联赛。曾三次作为日本代表。(摄影:长谷川美祈)

  大泷麻未已经很久没入选过国家代表队了。此次世界杯连候补名单都没进。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日本代表们驰骋赛场。大泷麻未说:“没被选为代表让我很不甘心。”

  “但同时我很高兴能看着同龄人作为日本代表活跃在世界舞台上。此次参加世界杯的代表队成员中,跟我年龄最相仿的是(熊谷)纱希。当我被选为代表的时候,纱希还是个新人,但现在她已经成为能带领队伍前进的人了。想到这里真是令我感触良多。”

  大泷麻未最接近世界杯赛场的时候是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但她最终没被选为国家代表队正式队员,只是作为候补一同前去。(摄影:长谷川美祈)

  “我跟泽穗希和宫间绫这样伟大的队长并肩作战过,所以当队长的压力很大。但是我还是想尽情地享受足球的乐趣。”

  此次世界杯的主办方是法国。大泷麻未曾在法国打过比赛。2012~2013年,大泷麻未效力于隶属于法国女子足球甲级联赛的强队里昂队,曾在UEFA(欧洲足联)女子冠军联赛中取得优胜。决赛时的对手是熊谷纱希所在的德国法兰克福队。

  千叶市原队没有专用的球场,所以平时在千叶工业大学的球场练习(摄影:长谷川美祈)

  大泷麻未在作为选手比赛的同时,也在不断思考着如何发展日本的女子足球。特别是对于日本国内女子足球人气不高这一现状,有着很强的问题意识。

  “2011年日本女足获得世界杯冠军后,日本掀起了一股足球热潮,有许多人开始去体育馆踢足球,但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很久。我认为这是因为国内缺乏女足管理方面的人才导致的。”

  大泷麻未中学时的目标是加入海外的足球俱乐部踢球。在早稻田大学期间,活跃于国际大赛中,收到了法国里昂队的入队邀请(摄影:长谷川美祈)

  FIFA硕士,是国际足球联盟(FIFA)所开办的体育特招研究生院。原日本男足队队长宫本恒靖也完成了FIFA硕士的研修。大泷麻未是第一位进修FIFA硕士的原日本女足队队员,她通过了淘汰率达数十倍以上的选拔考试。

  不只是体育管理,还从历史、哲学和法律等侧面不断加深对体育业的学习,与来自世界各国的同学谈论足球,大泷麻未的心境发生了变化。

  只要拥有着强烈的信念的足球选手在退役后担任球队的管理工作,女子足球事业想必会蒸蒸日上吧。正因为是现役选手才能做到这件事不是吗?

  在想再次站在球场上的念头驱使下,大泷麻未以2020年东京奥运会为目标,重返赛场。

  修习FIFA硕士对将来日本女足的发展有益,但重返赛场后,大泷麻未表示“与队友的水平有很大的差距”(摄影:长谷川美祈)

  女子选手的生存环境依然很恶劣。在国内女子足球的顶级联赛日本女足甲级联赛中,签订职业合约后成为职业足球选手的只有一小部分。大泷麻未所属的千叶市原队全员都是业余选手。平日里,她们都在俱乐部的赞助企业工作到下午3点左右,下午6点开始进行训练。

  大泷麻未说:“日本女足联盟距职业化还很远。”。但是,从效力于欧洲顶级俱乐部的经验来看,队员们拥有较高的职业意识对女子足球的发展来说是不可或缺的。

  “在观看女子足球比赛的人们看来,我们是效力于顶级联赛的选手。即使没有签订职业合约,选手们也必须在球场内外都表现出符合职业选手的言行。”

  “我希望看到,将来梦想成为足球选手的女孩子会跟男孩子一样多。现在作为足球选手的我能做的事情很有限,但是这些小事不断积累,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她的话中蕴含着对国内女子足球的危机感。2011年日本女足获得世界杯冠军,在日本国内掀起足球热潮。但是过了4年,足球的人气已经一落千丈。

  在女子足球人气正旺的美国,女足选手人数超过了100万。而据日本足球协会(JFA)公布的选手注册人数显示,日本的女足选手约有5万人。包括男子足球在内,足球选手人数只占总人口的5%。

  以“足球之城”为口号的静冈县藤枝市,于2017年启动了“藤枝女足闪耀计划”,欲掀起女足热潮。

  为给大众创造踢足球的契机,培养世界级的选手,藤枝市还为女性提供了足够维持足球生涯的就业支援。主导此项目的是市公务员兼现役足球选手小田卷遥(27岁)。

  小田卷遥,1991年生。从J3藤枝MYFC学校运营公司辞职后,自2017年起进入隶属于藤枝市市民文化部体育部•文化局足球的城市推进科。是藤枝MYFC的女子足球队RUKURE MYFC创立成员之一(摄影:长谷川美祈)

  在隶属东海女子足球联赛乙级联赛的RUKURE MYFC踢球的小田卷遥,在2017年该项目启动时,首次作为现役球员,被录用为市公务员。

  项目的具体内容是于每月第1个和第3个星期六开办足球教室。每次开课时都聚集了从3岁到40岁的众多女性,其中还有很多带着小孩的母亲,小田卷遥说:“刚开始的时候门可罗雀 ,但现在每次平均都有近30人来。也有其他市的人反映说想参加。平时不怎么踢足球的孩子们,也开始享受在绿茵场上踢球的乐趣。”

  平日里,小田卷遥白天在市政府工作,晚上则在足球队训练。每天晚上十点回家。周末除了比赛和训练之外,还有足球教室的工作,没办法好好休息。

  但是小田卷遥仍觉得,作为市公务员兼足球选手,能够参与推动女子足球的普及是“非常幸运”的事情。

  “虽然有辛苦的一面,但是我很喜欢足球,从事着相关的工作,现在的生活很充实。”

  采访当天,小田卷遥在市政府工作结束后,前往练习场。训练从下午7时30分开始。其他选手此前也在赞助商或与俱乐部合作的企业工作,但一踢起球来,完全看不出工作的疲惫,球场上响起了充满活力的喊声。

  小田卷作为RUKURE MYFC的队长,以带领队伍参加日本女足联赛为目标。另外,小田卷遥自身也毫不隐藏对国家代表的憧憬。

  包括连续参加过3次世界杯的岩渕真奈在内,小田卷遥在初高中时期曾经与此次出战世界杯的成员打过比赛。

  “同样踢着足球的同年纪的球员们正驰骋于世界舞台上,使我深感触动。我希望,通过藤枝的日本女足计划,能够诞生出能被选为日本女足国家代表的选手。”

  市立足球国家训练中心(J-GREEN堺市)位于大阪府堺市。初夏傍晚,在训练中心有很多全力追赶着足球的中学女选手的身影。在JFA学院担任教练的三轮由衣(31岁)的声音接连响起。

  JFA学院是JFA开办的精英培训机构。通过选拔的关西及周边地区的选手们,住在J-GREEN堺的宿舍,接受足球训练。

  选手平时在J-GREEN堺练习,周末或放长假时回到各自的所属的队伍里进行比赛或训练

  培养中学女子足球运动员是长久以来的课题。国内女子足球人数呈不断上升趋势,特别是12岁以下的“足球少女”在不断增加。三轮由衣表示,有男子足球队却没有女子足球队的中学很多,“到了初中,就没有女子足球队了”。

  “小学时开始踢足球的女生,到中学时很多就放弃了。我在中学时混迹在男足队之间,想着要是有女足队就好了。”

  三轮由衣还兼任JFA国家训练中心的关西女子队的负责人。JFA的“トレセン”制度(国家训练中心制度)指的是,在全国范围内选拔有望成为未来日本代表选手。

  三轮由衣过去也曾被列入“U18”日本代表名单,以成为日本女足国家队队员为目标而奋斗。一肖中特平管家婆

  三轮由衣高中就读于鹿儿岛县的足球强校凤凰高中,1年级时就已成为正式选手,并在全国大会上获得冠军。作为U18日本代表,与不久后将活跃于世界杯的选手们同台竞技。但是后来并没有被召集加入U18以上级别的队伍。

  “在那个时候,我知道,这是我作为女足选手所能到达的极限了。为日本女足联盟的前身L联赛效力的高中时的前辈,一边在超市当收银员,一边继续着足球选手的生涯。看到前辈的身影,我作为球员感到很不安。准确的说,也可以说是放弃了吧。”

  “在U18的队友们都十分优秀。例如阪口(梦穗)选手,我认为她可以称得上是天才。比起悲伤和不甘,我更多的是为此感到兴奋。所以看到作为日本代表活跃在世界赛场上的选手们我也不会觉得羡慕。”

  在和同时代的顶级选手一起踢球的过程中,产生想成为原本就很感兴趣的教练的想法。在进入筑波大学后,三轮由衣在校女子足球队中当了4年的队员之后转行成为了教练。在担任教练期间,她带领筑波大学女子足球队首次进入全国大赛决赛。作为教练,三轮由衣的能力得到了很高的评价,JFA学院因此邀请她担任教练。

  三轮由衣现在的工作是培养未来的日本女足队员。同时,三轮由衣也希望仅占足球教练注册人数3%的女性教练能更多地得到大众的关注。

  “不久前毕业的孩子的父母对我说:‘我家的孩子说,想成为像三轮女士您这样的教练。’我感到很高兴,自己也能成为孩子们的目标。培养足球选手的工作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魅力,我现在充满了干劲。”

  与三轮由衣同一代的国家队选手们已经被称为老将了。在U18日本代表队里一起踢球的鲛岛彩与三轮由衣同龄,现在已经是参加世界杯的选手里最年长的了。彩霸王官方网站对同一代选手来说,本届世界杯有可能成为她们参加的最后一次世界杯。

  “正因为如此,希望她们能坚持战斗到最后。女足国家代表们努力的身姿,会深深地刻在孩子们心里。将她们努力传过来的接力棒交到下一代人手中,这就是作为教练的我的使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